首頁 網頁簡介 賽鴿訊息 分享文章 血統管理 鴿藥保健 網站連結

【國外賽鴿訊息】

2013年荷蘭舉行一場全國統一組織司放的比賽------查特魯斯國家賽

伊娜.羅森達爾(INA ROSENDAHL)鴿舍,在荷蘭舉行的唯一一場全國統一組織司放的比賽中奪冠,獲查特魯斯國家賽49.126羽冠軍。
在荷蘭,我們有著名的NPO賽事。參加這些賽事的鴿子都是各自放飛的。也就是說,荷蘭沒有像比利時這樣的統一放飛的國家賽。不同的區(NPO賽事組織者)都有不同的司放地。
但是上週末,2013賽季,首次,所有的賽區聚集到統一的司放地,同時放飛所有的鴿子。總共有49.126羽鴿子參加了放飛,冠軍被來自Borculo的伊娜.羅森達爾(INA ROSENDAHL)鴿舍獲得。飛行空距是683公里,冠軍鴿NL12-1155909灰母,於下午4時55分10秒打鐘計時。飛行速度達到1177.39米/秒!
據說這羽冠軍鴿NL12-1155909灰母已經被賀伯特家族購得並收藏。


伊娜.羅森達爾(INA ROSENDAHL)鴿舍

威利和伊娜.羅森達爾獲查特魯斯國家賽49.357羽1名:
想像一下:多年來,在荷蘭首次舉行的,也是除巴賽隆納賽,聖文森等超長距離比賽外唯一一場國家賽,——冠軍得主就是你。
這樣的驚喜就發生在來自荷蘭Borculo的威利和伊娜.羅森達爾身上,獲獎鴿是他們的一歲雌鴿NL2012-1155909灰母,名為“先鋒賽手”。
下面你將會知道這個名字不是隨便給安上的,而是精挑細選得來的。這羽雌鴿,體型雖小,但比例完美,非常適合飛一日歸長距離賽。在本場比賽中,她以1177,397米/分的速度飛完683,087公里,擊敗49.357羽參賽鴿並最終贏得了勝利。

鴿友背後的男人:
威利是哈威德青年中心的一位團隊負責人,在這堙A不分晝夜都要有人當值。除了賽鴿運動,他還有養殖錦鯉的愛好。之前,威利曾涉足賽鴿運動,但後來孩子相繼出生,繁忙的工作使得他不得不告別了賽鴿運動。2002年,威利再次進軍鴿壇。
多年來,妻子伊娜一直站在丈夫身旁,幫助打理照料鴿子。2013年,他們決定由妻子伊娜獨立參加一日歸長距離比賽。結果第一年參賽就在這場彙集世界各地鴿友的荷蘭唯一一場國家賽上獲獎。除了賽鴿運動外,伊娜還愛帶著他們的牧羊犬參加名犬俱樂部的活動。
夫妻二人還醉心于裝飾他們美麗的花園,他們重建的農場就坐落在Gelderland的Borcul森林中。

2013年7月6日查特魯斯:
星期四,4羽鴿子上籠參加了這場比賽,其中3羽雄鴿,1羽雌鴿。另外還有10羽鴿子參加了Chalons賽和Champagne賽。因為威利要上晚班,同事答應他可以晚一些上班,這樣他可以留意參加Chalons賽的鴿子動向。之前我們報導過的本.比伯鴿友,是一家著名俱樂部的成員,他獲得了第1名,而威利和伊娜的10羽賽鴿中有3羽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績。第一羽返巢鴿在下午15時43分打鐘。之後,威利要去上班,伊娜代替威利繼續觀察。
參加查特魯斯賽的鴿子要飛行683公里,放飛時間是早晨7時15分。大家都以為飛的最快的賽鴿其速度也應該在1000米/分以下。如果當時她沒有及時留意時間的話,那伊娜可能就不是今天的伊娜了。就在下午差6分鐘5點的時候,奇跡發生了------。
在羅森達爾家中,他們證實,一羽灰母鴿在16時55分10秒計時。因為參加速度賽,一日歸長距離和過夜歸賽的鴿子是被分別安置在不同的隔間,所以伊娜意識到這羽著陸的鴿子絕不是一羽Chalons賽上的晚歸鴿。她首先打電話到登記室,那裡的人首先問她是否是晚歸鴿。“不,不。她一定是從查特魯斯返巢的!”伊娜答道。然後她又打電話給正在工作的威利,“有一羽到了!”她脫口而出。威利說“太棒了。那我們可能就是俱樂部第1名了!”這是威利當時的第一反應。放下電話,伊娜又開始觀察起鴿子來。 大概1小時後,登記室來電話詢問伊娜是否看準確了:因為還沒有第2羽鴿子來登記。又過了一小時,榮譽降臨到了G 克蘭.哈內韋德(G. Klein Haneveld)鴿友身上,去年,我們也曾在我們的網站上對他做過報導,他獲得了俱樂部第2名。伊娜漸漸意識到 他們的“09”回來的難以置信的早,因為在俱樂部裡,牠幾乎早到了2個小時。
其他鴿友開始陸續告訴他們,這羽鴿子可能是CC第1名。稍後,又被告知可能是區域賽1名。在後來,可能是第9分區甚至是第3賽區冠軍。當然,這些消息也同時傳遞給了威利,正在工作的威利感到了緊張。
晚上,鴿鐘被拿走了。人們已經預測到他們可能是荷蘭冠軍,也就是國家賽冠軍。威利和伊娜不敢去想。這時威利下班了,俱樂部的燒烤已經開始,威利喝了幾杯啤酒,因為大家都知道他們將會是NPO第9分區的冠軍。在仔細查看了所有錄入的成績後,夫妻二人在淩晨3點才上床睡覺。第二天一早,所有的成績都公佈了,香檳可以打開了,用伊娜的話說, “雜技表演開始了,而且是非常非常漂亮的表演!”當然他們也收到了許多從世界各地打來的賀喜電話。

賽季:
參加賽季的有23羽鰥夫鴿。通常他們只使翔鰥夫鴿。在賽季開始前的3個星期,來自附近地區的獵鷹攻擊了鴿群。當晚 ,只有6羽雄鴿返巢。最後只有17羽鴿子歸巢。於是他們決定迅速訓練雌鴿以便能有相當數目的鴿子可以開始即將到來的賽季。之後證明,這是發生在他們身上最好的事情了。
但明年他們還是只用鰥夫鴿比賽。伊娜的備戰一日歸長距離賽的一歲鴿要在賽季尾聲,根據天氣情況,接受貝吉拉克賽的檢驗。威利將要以自己的名字參加速度賽,中距離賽和長距離賽(過夜歸)。因為值班的變動,他們在照料鴿子方面達成默契,當威利外出工作時,伊娜就承擔起他的那部分工作。
過去的事實已經證明,羅森達爾鴿舍能夠在非常惡劣的條件下飛出非常優秀的成績。用楊.霍維格Jan Hogeweg的過夜歸賽鴿(1羽是買的,1羽是贈的)他們作育出了 “5000號”。這羽優秀的賽鴿獲得了2011年布利福俱樂部1名。2012年,這羽超級鴿至少3次獲得俱樂部過夜歸超長距離賽1名。今年,“5000號” 在布利福賽上又獲頭名。之後,羅森達爾的一羽雌鴿在聖文森俱樂部賽上獲得第1名。本賽季第一場卡奧爾賽,“5000號” 沒有返巢,他們擔心極了。但一天之後,這羽鴿子找到了自己的家。本週末,它將要上籠參加橘郡賽。就賽績而言,一切都不錯,因為去年他們還獲得了俱樂部最佳綜合鴿舍。

護理和醫療:
鴿子返巢當天,他們的食盒會添的滿滿的。之後的幾天裡,飼料都是定量配給的。偶而會給鴿子喂顆花生或一點點糖。不會給鴿子喂太多的補助品,因為訓練雖然艱苦,但也適當。他們相信鴿子能夠可以靠自身迅速恢復體能。這也是為什麼無論比賽多麼艱苦,鴿子在比賽完第二天,依然要訓飛。有時,鴿子也會得到一些啤酒酵母,但不是太多。
飼料是Beyers的比賽飼料。根據需要加配飼料。他們很注意比賽時的天氣,還有賽程。“理想的做法是,要對鴿隊,速度,一日歸長距離賽和過夜歸長距離賽做不同的區分”,威利說。
鴿子返巢後,他們會給鴿子喂些預防鳥疫或毛滴蟲病的東西,但僅1次,因為:鴿子要進行自身修復。藥物應該是幫助這種恢復的一種快速支持。
當然要對鴿子進行預防巴拉米哥病毒的疫苗接種,因為這是強制性的。如果需要,也會做鴿痘的預防,但必須是在荷蘭某處爆發了這種病。
幼鴿進行避光,在一年中白晝最長的一天之後,給鴿子加光一段時間。

基礎鴿系:
我們已經提到了參加過夜歸比賽的來自楊.霍維格Jan Hogeweg的鴿子。而一切還是從2002年的3個種鴿配對開始,它們來自艾瑞克.普林森(Eric Prinsen,Winterwijk)。之後,2004年,他們從Genderingen的著名鴿友帕斯圖爾兄弟Gebroeders Pastoors處得到了40個鴿蛋。之所以接洽的很順利,是因為弗里茨.帕斯圖爾Frits Pastoors的兒子是威利的同事。這些鴿子至今還是鴿舍的基礎。查特魯斯冠軍鴿也來自這一基礎鴿系。之後還從馬汀.范松Martin van Zon和吉爾特-楊.布特Gert-Jan Beute那裡引進了鴿子。威利和伊娜如果對這些鴿子再多一點耐心就好了,因為在這些種鴿被移出鴿舍後,這一路的鴿子飛出了成績。可是他們發現的太晚了。他們還通過同事傑克琳.斯特恩Jacqueline Stern,從瑟恩聯合鴿舍(combination Sern ,Ulft.)引進了過夜歸賽鴿。
2011年,他們從Haaksbergen的托尼.凱瑟Tonnie Keizer處買了2個NPO冠軍的鴿蛋。去年,從俱樂部成員本.比伯Ben Pieper那裡,他們獲得一羽幼鴿,這羽幼鴿出自比伯獲獎無數的最優秀的一日歸賽鴿。一日歸長距離賽,如查特魯斯賽,對威利和伊娜而言很困難:頂風,太熱。但他們的鴿子盡了全力。所以出現了查特魯斯冠軍“先鋒賽手”------

賽績:
“先鋒賽手” NL12-1155909灰母
國家賽49.357羽1名。
Noordelijke聯盟1名(確切的羽數還未知,但估計在+/-15000羽)。
第2區6.527羽1名。
NPO第9區3.778羽1名。
Kring 3 1.620羽1名。
CC-4.392羽1名。
俱樂部86羽1名。


獲得查特魯斯國家賽49.126羽冠軍 “先鋒賽手” NL12-1155909灰母


查特魯斯國家賽49.126羽冠軍 “先鋒賽手” NL12-1155909灰母 眼睛


查特魯斯國家賽49.126羽冠軍 “先鋒賽手” NL12-1155909灰母 翅羽


2013年獲得荷蘭查特魯斯國家賽49.126羽總冠軍 “先鋒賽手” NL12-1155909灰母 血統書


伊娜.羅森達爾(INA ROSENDAHL)選手鴿舍


伊娜.羅森達爾(INA ROSENDAHL)選手鴿舍內部

資料來源:www.herbot.be網站
黃慶勳 / 整理 0922-591-037
黃明世 / 編輯 0928-274-408